Saturday, May 05, 2007

148 冷飯菜汁

可按下圖片放大!




(一)
最低工資,某程度上只相等如餵飼一頭流浪狗的冷飯菜汁。你不能夠用一個軟膠造的骨頭餵飼一頭沒飯吃的流浪狗。因為,在人類的所謂「文明社會」定義裡頭 —— 即使一頭流浪狗,也有牠的最低尊嚴。


(二)
有時我會羨慕動物園或馬戲團內,為了取悅人類而努力表演的各種動物。因為,即使牠們偶爾於表演時失手,後果也不會因為表現失準而得到工作人員唾棄,餵飼牠們以冷飯菜汁的待遇。可憐的是,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一旦偶爾在工作上表現失手,就有可能失掉一份工作,連冷飯菜汁也沒得吃,被老闆唾棄。怪不得以前父母有句罵我的老話:「生舊叉燒出o黎都好過生你,起碼有餐食先。」人類失望之於人類,原來如此。


(三)
如果我是鱷魚「貝貝」,我寧可留在南生圍依靠一些人類傾倒在河邊的冷飯菜汁過活,也不希罕活在那只有丁方三呎的所謂「貝貝之家」。因為,假使間貝貝「還有」機會碰到同類,必會引來牠們的冷嘲熱諷。


(四)
我私底下問過多個在路邊執拾舊物變賣維生的老人家為甚麼不申領「綜緩」,他們大多會說,只要我今天仍然有本事自力更生,我也不會伸手乞求人家的冷飯菜汁。我當下的反應就是無言。



對於公義,到底是否建築於人類的私利之上?思考多年以後,仍沒法找得答案,我既想不通、亦摸不透。

吶喊,是因為矛盾而生?

寫完這個篇章,不知不覺間,腦內飄過這首歌。



圖片:攝於香港。大澳

2 comments:

Ric. 馬城 said...

我從來不喜歡去動物園看動物.

我更討厭那些將老虎鱷魚用鋼圈鎖著脖子然後任君觸摸拍照的玩意.

在一再強調"生存權就是最大的人權"的國度裡, 那些人類, 其實比動物們沒高等多少.

野孩子 said...

TO: 馬城

「人是萬物的尺度。」
人把自己當作尺度衡量萬物,
尋求萬物的意義。
可是,當他尋找自身的意義時,
用甚麼作尺度呢?
仍然用人嗎?
尺度與對象同一,無法衡量。
用人以外的事物嗎?
人又豈能屈從他物,
這本身就貶低了人的存在的意義,
意義的尋求使人陷入二律背反。

《人與永恆》周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