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3, 2007

158 人

可按下圖片放大!




配樂



(一)尼采
我喜歡讀尼采,不全是我愛他的思想哲學,而是因為尼采的文章都較簡短。我是那種一讀到冗長篇章就打瞌睡的人。



(二)公仔箱
老媽子在一起晚飯時向我投訴,為甚麼現在的電視連續劇不是哭哭啼啼就是吵吵鬧鬧?害我還一直懷疑自己是否太偏執,現在連電視連續劇的目標觀眾也能察覺這點,我就可以冠冕堂皇的關掉那個一直在黃金時間發出噪音的「公仔箱」。



(三) 《人與永恒》節錄

‧有的人喜歡用哲學語滙表達日常的體驗,我喜歡用日常的語滙表達哲學的體驗。


‧人渴望完美而不可得,這種痛苦如何能解除?
我答道:這種痛苦本身就包含在完美之中,把它解除了反而不完美了。
我心中想:這麼一想,痛苦就解除了。接著又想:完美也失去了。


‧文化是生命的花朵。離開生命本原,文化不過是人造花束,中西文化之爭不過是絹花和塑料花之爭。


‧上帝存在於人的局限性之中。人在何處看到自己不可逾越的界限,就在何處安放一個上帝。


‧儍瓜從不自嘲。聰明人嘲笑自己的失誤。天才不僅嘲笑自己的失誤,而且嘲笑自己的成功。看不出人間一切成功的可笑的人,終究還是站得不夠高。


‧人生的內容:a+b+c+d……
人生的結局:0
人生的意義:(a+b+c+d……)x 0 = 0
儘管如此,人仍然想無限制地延長那個加法運算,不厭其長。這就是生命的魔力。





圖片:攝於香港。《人與永恒》—— 周國平(珍藏版)‧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6年7月第1版

2 comments:

leen said...

哦,這個封面是誰設計的呢?

野孩子 said...

TO: Leen

叫黃小陽,不知道性別啊!
一本用收縮膠密封售賣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