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08, 2008

282 禁室培育

可按下圖片放大!




公園裡,竊聽到一段對話:

「爸,你看烏龜,百無聊賴多孤單啊!」孩子說。
「才怪!不愁衣食更不用上班做家務,這樣很好啊!」媽媽插嘴說。
「好吧!不如你們一起當烏龜,哪真的不用上班做家務的是我才對。」爸爸最後說。



小時候飼養過一隻烏龜,可以說烏龜伴著我成長,而我也看著烏龜長大。偶爾遇到不如意的事,我喜歡蹲在地上向著烏龜訴苦。憑這些多年來累積下的溝通經驗,我可以確定的說,日子久了,烏龜是懂得聽人的命令,牠們懂得將原始的求生本能,轉化成和人類同一標準的方式來配合,那就是有智慧的表現。


小時候總是認為做一隻烏龜好快活,後來想通了,被迫困在我們家裡,應該是件很痛苦的事,所以,曾經幾次偷偷的意圖將牠拿到附近的公園水池裡放生,最後當然是事敗啦。這些零星的兒時記憶,讓我一直抗拒參觀動物園。


我會覺得,除了那些被人類過度捕殺而瀕臨絕種的各類動物,我們是有義務將那些僅餘數量的動物捉回來培育,然後放回原居地之外,我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可以任意地將一頭獅子老虎捉回來放在一個狹小的空間之內供人參觀,這對獅子老虎來說,不是
虐待 ,又是甚麼?


還記得南生圍的鱷魚「貝貝」嗎?你見過那個展覽室嗎?真的是室雅何須大?你應該帶著小孩最少一次,參觀位於天水圍的香港濕地公園,讓孩子們見識一下,人類怎樣將一條本來應該是活在野外的鱷魚,最終惨被困在小得可憐的展覽室內,淪為人類的玩物。這令我想起了一系列的日本電影 「禁室培育」,有人說過,拍出這種電影的人是心理變態的,而你認為呢?




相關閱讀:
  • 智慧是被人類逼出來的

  • 《動物園》—— 黎華

  • 《148 冷飯菜汁》




    圖片:攝於香港。香港公園
  • 2 comments:

    Chris* said...

    每次經過寵物店見到d貓貓狗狗鎖係少於一平方米嘅牢籠裡住(尤其是旺角銅鑼灣果d) ,我都覺得佢地好慘,真係做寵物都唔好揀d咁寸金呎土嘅地方呀...(我估第度嘅寵物店點都大d卦?)

    野孩子 said...

    TO: Chris

    每一次路過這種寵物店我也會想像,
    如果可以將時間停住,
    便可以把所有被困的寵物營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