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9, 2007

237 表象與真相

可按下圖片放大!





對一個人有先入為主的感覺而最終導致誤解,
有很多可能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道聽塗說。

——野孩子語錄



認識卓韻芝(Cheuk Wan Chi, Vincci,1979-)這個名字,源於多年前《電腦廣場》雜誌一個刋於尾頁的專欄,最深刻的印象是那個專欄的個人簡介內有一句大約是這麼樣寫的:"家裡莫名其妙地有好多電子產品的充電器和各類型不知名的電線。" 以及印象中她是一個不太嚴謹
的電台節目主持人(芝See菇Bi)之外,其他的印象,一概模糊。


《孔子的敵人》這本書,記憶中是今年七月份香港灣仔書展首賣的,當時路過展銷攤位就被這個奇怪的書名所吸引,掃一掃著者的名字,原來就是卓韻芝。不知道為何,彷彿是潛意識一直在告訴自己,我絕對不會是這類年輕寫作人的目標讀者,所以連拿起這本書來翻一翻內容也沒興趣。老實說,從七月份以來到十一月份,我在各大小書店見過它的蹤影大概已不下數十次,就是從來沒翻開閱讀過。想著想著,抗拒卓韻芝的首要原因,極可能是記起她在2006年10月一宗不幸事件和一連串相關的負面新聞報導(既然已事過境遷,詳細內容也不願再提。)。


湊巧前兩天在瀏覽 豆瓣網 時無意中發現這個2005年3月於嶺南大學舉辦的「閱讀精華遊」講座錄影連結,想不到原來卓韻芝是一個非常喜愛閱讀文學作品的人,我實在不能想像她生命中(十歲)買的第一本課外書是 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 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而十五歲那年收到的生日禮物可以是愛爾蘭英語小說家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枕頭厚的一部用意識流手法寫成的《尤利西斯》Ulysses 。不熟悉卓韻芝的朋友,會不會感到很驚訝?喜愛文學閱讀但又不知如何入手的朋友,是值得抽點時間一看這段錄影的。


說回這本《孔子的敵人》散文集,今天晚上終於忍不住要到書店找來看看。先看序言,已經說出了我的心聲,再翻下去,前部份的每個篇章,都附有一段小小的引文,和我的寫作手法相類似,速讀了其中幾個篇章,感覺還真適合我閱讀。雖然這不是一部甚麼文學巨著,但也不失為一本很好的消閒讀物,亦終於明白這本散文集能在五個月內四版再刷,不無原因。


篇首的一段引文,純粹作為自省,並附此拙文為記。




相關訊息:
「《是有點狡猾》卓韻芝新作分享會」
2007年12月1日
3:00-4:30PM
油麻地 Kubrick 書店 (油麻地眾坊街3號駿發花園H2地下)
留座熱線:2595 3137 / 2595 3214




2007年11月30日後記:
今天跑到書店找這本《是有點狡猾》,幾間書店不約而同的也將這書放在當眼處,把書拿到手上翻開序頁一看,怎麼內文看來似曾相識?我擦一擦眼睛定神再看一遍,沒錯,我是真的曾經看過這一篇序。我在想,大概不可能是書本裝幀出錯吧?再翻了另外的兩三本,確認了這個序和之前的《孔子的敵人》是同一段文字。終於我發現了答案:《是有點狡猾》這本書的名字取得非常的貼題,兩本書用同一篇序,確實「是有點狡猾」。哈!卓小姐,妳前途無可限量。當然,書最後也帶了回家。




圖片:攝於香港。《孔子的敵人》—— 卓韻芝。明窗出版社 2007

6 comments:

Yun said...

Hello 野孩子:

I have never read Milan Kundera, but his book《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certainly came up quite often. I find the phrase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very thought provoking. Thus I want to read it. (Though I'm not a novel-reader...)(I wonder if the title in the original language also the same?) I would like to ask for your opinion on whether I should read the Chinese or English version. I want to read a better translation.

Yes, I really afraid to read bad translations too.

Besides what you said about Kundrea, I like this post as a whole. Sometimes, we are just too easily to have 先入為主的感覺. We should always try to give people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As for choosing a book to read. Sometimes I feel that some books are meant to be read... I think this book《孔子的敵人》同你有緣呀﹐所以你避也避不到。hehe. :P

野孩子 said...

TO: YUN

我手頭這本還未讀完的是簡體版《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書名與繁體有點出入,
是上海譯文出版社根據伽里瑪出版社(Editions Gallimard,Paris)2002年1月法文版由許鈞譯出。
並於2003年7月發行第一版簡體版,售人民幣23元。
至於繁體版或英文版,我知道七十樓早已讀完繁體版,妳大可問她,她應該寫過一次書評。

先入為主在真實世界固然許多時候會亂大事,耳濡目染的虛擬世界亦一樣。
我們雖然素未謀面,但可能在彼此心中早就有了一個我們自己為對方塑造好的性格、形象,
假如有一天真的見了面,巨大的落差就可能出現。

我不得不承認卓韻芝在我心中,早就有了一個虛擬的負面形象,
所以這次自己會踏出這一步,倒是和這本書有點緣。

一個人最可恥的行為,就是明明做錯事而死不願意認錯。

Yun said...

Heh! I just bought the English version! Wah 簡體版 is so cheap!

> 一個人最可恥的行為,就是明明做錯事而死不願意認錯。

So agree...

Chris said...

hi,無常,雲,我都未同你地打招呼tim。

> 一個人最可恥的行為,就是明明做錯事而死不願意認錯。

這句話是沒錯,但就說得太過沉重。重點在於錯而能改。

xxx

>對一個人有先入為主的感覺而最終導致誤解,
有很多可能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道聽塗說。

這是必然的,在認識一樣新事物或人的時候,我們只靠已知/已經驗的事實作為參考,從而歸納和判斷(理論是一種歸納性的東西),在一般正常情況下的判斷都能行得通。但似我所見,卓韻芝是一個創新的人,她不受常規和道德所限制,所以不能以“正常”的規律和道德作準。所以看錯不足為奇。

其實,“認識”只是程度問題,我們總有看錯和看對的時候。所以無須太執著呢

xxx

希望你明我噏乜。:)

野孩子 said...

TO: Yun
果然身手敏捷,那慢慢欣賞吧!簡體版的書籍是「窮人救星」,適合我。


TO: Chris
還沒正式打個招呼,請見諒!亦當然明白你所說的。

我小學時候已經喜歡創作「金句」,這句只是順便說出來,表情是笑嘻嘻的,一點也不沉重。:P

我有一個被「洗腦」的經驗,
A不斷在我面前說B的壞話,
久而久之,B在我心中就真的變成壞蛋,當真正見了面,事實卻是另一回事。
我只以卓韻芝此例來警惕自己,寫的時候,表情也是笑嘻嘻的。:P

Yun said...

Hello Chris,

>> 一個人最可恥的行為,就是明明做錯事而死不願意認錯。

> 這句話是沒錯,但就說得太過沉重。重點在於錯而能改。


是沉重嗎﹖或許吧。你有遇過一些人﹐明知錯卻不肯面對嗎﹖又或者﹐根本就不會覺得自己有可能是錯的。那些人無論怎樣﹐第一時間都想著﹐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這不可恥嗎﹖如果你覺得是沉重了﹐那我想你仁厚吧。我不﹔或者是還未夠。

可能﹐我有過一段很長很長的洗腦經歷。一個留下了許多傷痕的經歷。有某種人﹐我是不太喜歡的。

但當然﹐我們每個人都會犯錯﹐有時也可能不認錯﹐(其實我希望我不會囉﹐) 我想﹐是對事不對人吧。

當野孩子講起時﹐我沒有用常理去想﹐是想起不開心的事﹐用了感情去和應了。看來﹐我有待進步的地方還有許多。謝謝指教﹐令我有了再思想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