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0, 2007

240 我走我的路

可按下圖片放大!





我總以為,音樂是虛無縹緲的東西,沒有形跡,逝者如斯。樂評呢,又有點像說夢,將無當作有。

〈中國音樂在中國〉—— 王安憶





音樂跟攝影很類似,嚴肅兮兮的在評論一張相片,實在有點像在說夢、解夢。而我總覺得,照片內容要表達甚麽和受眾會有怎樣的感悟,從來就是可以沒半點關連,又永遠於掌握之外。這一點,身為拍攝者的應該明白及接受。



我,唯一希望相同的是,拍攝者和觀賞者彼此的心裡面也同樣的想著:「我喜歡這一張。」那麼,攝影人千辛萬苦去拍的一張照片背後的努力,就沒有白費。




圖片:攝於香港。灣仔。《我走我的路》

4 comments:

芬妮 said...

我已讀過《對倒》,確是一本好書!
很想再從你那方向找書看,不讀書,打不出文章。

野孩子 said...

TO: 芬妮

多謝光臨!
《對倒》有一個就當年來說的創新而獨特的小說結構,
閱讀時需要一點時間適應。

我九成以上是閱讀的是散文、訪談、語錄,我怕妳會不習慣。

倪匡說過:
喜歡寫作的人一般也喜歡閱讀,
有入才有出,這是很自然的事。^^

芬妮‧卓 said...

當然不會不習慣,可以慢慢適應。
看你的東西叫我有同感同時亦覺得好像好親切(指感覺),好舒服!

野孩子 said...

TO: 芬妮‧卓

或許,
我們都有一段年少時輕狂歲月的回憶,
現在人成長了,看透了,
彼此的思路也會比較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