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079 沒有血的大屠殺

可按下圖片放大!



看著刀鋒正向自己襲來,他默默的站著,並沒反抗,就這樣,他就死了。


上星期我在家裡發生了一件小意外,自己不小心將右手大拇指割了一條接近一厘米長的傷口。看著鮮紅的血不斷從傷口湧出來,那讓我手足無措且鮮血淋漓的畫面,現在回想起來,額頭不禁在冒汗。那時侯,心裡面只意識到,如果再過十分鐘還止不了血,相信必定要進醫院縫針,幸好,最後也不用到醫院解決。



過了幾天用匙羹吃飯、不用拇指握滑鼠上網的高難度動作日子,令我體會到,原來一隻大拇指可以令生活有這麼大的影響,到這兩天,總算一切如常。


記得坐在椅上等傷口止血的時候,腦內怎然浮現了早期在電視上看到 TVB 在 2006 年 12 月 10 日《星期日檔案》的有關〈修樹、斬樹、護樹〉一輯電視畫面。


屯門良景邨業主立案法團,在十八位委員無人反對下一致通過決定進行近年比較罕見的大形「修樹」計劃。 2006 年 10 月底,在三幾天內修/斬樹近二百顆。


然而,最精彩的部分,就是身兼區議員的良景邨業主立案法團顧問黄麗嫦女士,在電視上的一段「神算」表演,她面對鏡頭清楚描述這個招標工程價值十四萬元,平均一顆修樹費用五百七十四元,但當記者問及整個工程涉及多少顆樹,神算黄女士卻竟然可以說手頭上沒有資料?!


另外,基良小學的校長洪之龍先生更「妙趣」地表示會和學生「探討」今次這個「修樹」問題,並認為小朋友不應太在意這個問題,對於小朋友這不是生活上的一個重點?!


在電視可見的畫面上,多顆直徑有一尺多闊的老樹,慘被無受過專業訓練的工人胡亂斬斷,我只能用滿目瘡痍來形容修樹後境況。在我來說,這是一場切切實實的「老樹集體大屠殺」。基於為該邨居民著想,我並不反對修樹,但反對大屠殺式的斬樹。難怪樹木專家詹志勇說:「樹是生物,並不是一枝電燈柱。」


街坊說:「等這些樹葉全部長出來,我們可能已經死了。」我的一隻大拇指受了傷,幾天就可以復原。但受了重傷的二百顆老樹,不知道以後有沒有機會長出葉子來……


天災雖然可怕,但人禍更令人目瞪口呆。


圖片:攝於香港。城門水塘

2 comments:

Denzel Leung said...

傷感事情。

野孩子 said...

沒法子,人常會好心做壞事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