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02, 2006

054 狂人劇場

可按下圖片放大!



為何話我沒用 未曾讓我辯論
用紅字狠狠批判我未合標準
寫我的手冊中 為何是你的夢

這根本說不通


場館內鴉雀無聲,
觀眾們熱切期待。
司儀終於從漆黑的舞台之中冒出,
被一道強光照射著。
司儀一言不發的站在舞台中央,
為四周的氣氛添上一份神秘感。

台下的觀眾開始感到不耐煩,
可是,這一切一切,
盡在設計者的預料與掌握之中。


司儀終於發言了,他故意把聲音壓低:

他高傲,但宅心仁厚;
他低調,但受萬人景仰。
他把死板的制度執行得井井有條;
他把完善的措施修改得體無完膚。


司儀稍作停頓,然後又說:

但是,他偏偏不知道,
他的宅心仁厚只是幻象;
他受萬人景仰完全是妄想。
他所付出過的一切努力,最後也是徒然。

他從沒估計過,
前人在鬧市中「飲涼茶」背後的動機;
他更沒考慮過,
當一只出色的「棋子」背後所要付出的代價。

他始終無法決定,
一個「邪邪地」的所謂「宗教」需要如何定位?
他一直不知道,
即使他的工作效率有多高;
縱使他的忍耐能力有多強;
雙拳,始終難敵四手。


一個上司不留情面的批評,
足夠把崇高的理想於瞬間粉碎。

我們是熱切期望知道,
一個不折不扣的商人到底應如何自處?
一個自討苦吃的好人到底該如何自救?
他——到底是誰?




話畢後司儀從褲袋中拔出了純白色的手帕,
抹去臉上及手心不斷冒出的汗。

他清楚知道,危險就在前面的不遠處,
因為幾個「石Q」已經在通道的盡頭準備就緒,
司儀開始明白批判之後的下場。

坐在最後排的觀眾終於按捺不住的站起來,
向著約有一個藍球場遠距離的舞台大聲喊叫著:
「回水呀!!!」

其他的觀眾亦紛紛附和,
一息間整個場館充斥著喊叫「回水」的聲音。
這是「後現代新人類」最原始的訴求,
輸打贏要是「新新人類」的特有思維。

遠處的幾個「石Q」應觀眾的要求展開行動,
偷走出來的司儀,終於被抬上救護車,
送回青山精神病院。

低音結他奏出的旋律亦隨隨響起,
兩個孖生的小女孩開始演唱,
場館內觀眾的情緒開始回復平靜……

而我,身為一個的旁觀者,當然是拍案叫絕。


我,就是司儀的「院友」。


— 完 —


圖片:攝於香港。尖沙嘴文化中心

2 comments:

光圈先決 said...

丫 ~~ 你講故事既能力好好喎 ~ XD

野孩子 said...

你過獎了,我只係用文字記錄底我腦裡面既影像。呢個係2001年寫落既晝面,有董先生及阿Sa阿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