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03, 2006

055 悼念於周日牀上

可按下圖片放大!



喜歡一本書,一首歌,原來可以沒原因。

深宵中
當一些零碎片段再從腦海掠過
想寫的文字著實太多
無從下筆
這刻
只想有一個時間瓶
將快樂和悲傷的珍貴回憶
通通放進去
封好
然後拋進大海
隨水而飄遠
永不回頭



  • Time in a bottle - By Jim Croce




  • 相關閱讀:

  • 《223 與顧西蒙同行千世紀》



    圖片:攝於香港。丘世文《周日牀上》《一人觀眾》


  • 2 comments:

    光圈先決 said...

    周日的床上呢本書我都有, 不過唔記得放左係邊 XD
    仲有果時同期既故園風雪, 鄧小宇 ~
    同埋 ... 唔記得了 XDDDD

    午夜唔好聽呢 D 咁感性既歌, 會感性到自殺的 XD

    野孩子 said...

    1988年既書,我都唔記得,就係找CD 順便找到,重有錢瑪莉《穿Kenzo的女人》。鄧小宇我無留意。

    方卓如就是當年《號外》的舊人,在《國金外望》裡說丘世文是當年的中產先鋒,可惜……

    儘管丘世文用得最多既詞句係「我記得年青時侯」,但我依舊喜愛他的文字。他博覽群書是人所共知,一篇散文也可引經據典,我地呢D 後輩真係望塵莫及。

    無錢先至會導至我自殺,聽呢 D 咁感性既歌絕對唔會,哈哈!